好饿哦

【楼诚】亲密(污,一发完)

伪装者同人 CP楼诚 写得下流 带轻度BDSM(SP) 有私设 不喜勿看


时间设定是第2,3集他们刚知道小明被老师掳走,阿诚私自设法营救之后。道具设定是大哥用来家法过小明的凳子。不过因为那时他们还没回家住,只能胡诌酒店里也有一个一样的凳子了...


————————————————————————————

明台安全的消息传达,两人的一口气也终于定了下来。

明楼“作为上级”语气很重地警告了阿诚,“做人做事,大局为重。小聪明救不了命。”

这天,之后的日常事务也一如往常般运转,毕竟他们要渡的风波太多。不过阿诚定神时,总还记得明楼愤怒的眼神,想来这次是自己冒进了,好在事情已经过去。

 

可惜他想错了。晚上回到酒店,阿诚在想要道晚安、回去自己房间时,却被明楼叫住了。

“大哥还有事?”阿诚在疑惑不解时,一双鹿眼睁大,总比平时更加撩人,明楼忍不住细细看了两秒那对眼睛,心里比预想的还要瘙痒难耐。

他用眼神指了房间角落的一张板凳,又用下巴点了点面前的空地:“拿到这儿来。”

他用了和平日不同的语气,又稍稍改换坐姿,就变回了长官的气势。而对象又是这世上和他最为默契的人,于是阿诚在放下凳子时脸就有些红了。

“衣服脱了,趴上去。”

“大哥...”阿诚露出些为难的表情。

“别让我说第二遍。”


后见wb http://www.weibo.com/p/1001603907769240556590

萌!!甜萌!!两个人都是男前呜呜呜感动இwஇ!二翔生快!!

阿哉。:

孙翔生日快乐!!!

……啊赶上了……我可以安心地去了……………………

好喜欢孙翔啊啊啊啊啊啊你最棒了TUT。(词穷——


情节特别仓促!特别没有逻辑!特别不知所云!

最后一p手要断了涂不下去了!中间居然还有一句话是手写的!(

感受每天搞到两点几百条tag没刷的我的诚意吧!!!!!


………………啊……我好饿哦……饥寒交迫地去睡了()

又_(:3」∠)_闲得蛋疼 熊孩子&傲娇的猫系男(。

我好无聊_(:3」∠)_

好小一只......!!!!!要犯罪了(艸

GreenDoll:

啾~

出去了一整天....塗個鴉

周日還要掃一整天墓

因為清明的關係嗎,這幾天的文真是各種....

畫傻白甜治癒自己TAT

 

以前的我是個喜歡看虐心虐身又BE的人,現在只要看自己喜歡的CP幸福甜蜜地在一起就好,雖然可能很理想化,因為是二次元有何不可畫自己喜歡的模式呢

欧这个游戏真是玩得我急死!!!!!!!!!!!感受到了二翔的急!!!!!!!!!!

天道好輪迴:

做了一個有病的周翔版2048...大家...一起來玩啊!這個耽誤人生的遊戲(。

點這裡:

有誰打到孫翔說的那句可以來找我點文(誰要玩

hhhhhhhhhhhhhhhhhhh

一块热米糕:

#周翔#“你看我屌不?!”“…………看。”



————————————————————————

【鬼白】情趣儿

短篇一发完 肉渣 女装play注意避雷 OOC


——————————————————————————


白泽最近有点儿抑郁,主要是因为性生活挺不和谐。

这事情说来说去还是要怪鬼灯那个赤佬,有这么当人炮友的吗?!——见面就死臭着一张脸,两句话没说好就揍,打着打着就拖到床上(或者各种别的小角落)去了。

虽然说他们以前的相处模式也是这样,但自从他们搞上之后,白泽还是期待着一些良性的变化的,毕竟也是合作关系了吧。

但这改变压根没发生。

白泽想,这根本不叫炮友、叫炮敌吧。他看着鬼灯穿衣服走人的背影,眯着眼睛愤恨地用中文骂了句:“蠢货。”

鬼灯秒回头,凶狠地瞪着他:“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白泽装作看风景。

“哼。”鬼灯把那根铁棒棒一扔,转身就又来战了一回合。

 

这回是把白泽给操结实了,瘫在床上动弹不得。

鬼灯离了他房间之后白泽又叹了一口气。

其实要光是鬼灯态度恶劣也就算了,主要是他还那么没!情!趣!

想当初两个人刚搞上的时候白泽可乐啦,拥有规律的性生活是生活质量的一大飞跃啊。虽然他总是其中躺平/趴好/腿叉开/撅屁股的角色,但sex么,主要搞爽就行,白泽可是千年神兽,什么事没见过,当然也就不会忌讳那么多了。

但来了这么一阵他就蔫了,因为它实在是太规律了:要么上天,要么下地,打打闹闹,操完走人——没劲!

说好的这样的play那样的play呢!

 

白泽又想了两天,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他得自己努力努力。

这方面白泽总是心思活络,略一思索就有了个大胆的主意。他立刻发了条短信给鬼灯,得意地嘿嘿一笑。

 

“明天带你去现世”

 

 

第二天一早白泽就下地狱去找人,好在那家伙已经起床了。

鬼灯还是戴了那顶傻兮兮的帽子遮住了额顶的角和耳尖,一路被白泽拖着走还不忘嘲讽。

 

“做什么任性的事,说走就走,以为自己还是小学生吗。”

 

“和你这种蒙古大夫不同我可是很忙的。”

 

“喂,到底去哪里,现在我是在遛狗吗。”

 

白泽憋了一肚子气带着鬼灯七弯八绕,终于按时到达了目的地——早晨八点半,日本东京,电车站台。

“进去吧你!”白泽把鬼灯往人流里狠狠一推。

鬼灯不及反应就陷了进去,但在电车关门前拔出了手表情阴蛰地对白泽狠狠比了个中指:你死定了。

 

 

早高峰的电车里总是前胸贴后背的,鬼灯一脸臭黑地挤到了车厢的边缘…的一位乘客的身前。

那位乘客一边把腿伸到他两腿中间,一边掐着嗓子说道:“嘶咪吗三,这位先生,您的腿插到人家两腿之间了呢。”

挤在旁边的上班族白了鬼灯一眼,好像已经对这种擦边球的痴汉举动的发生习以为常了。

而鬼灯则震惊地盯着面前倒吃他豆腐的乘客:那是位黑发的高挑“女性”,穿着红色短旗袍和裘皮大衣,即使被“非礼”了仍在眯眼微笑…

 

“这是在、干什么。”鬼灯居高临下,脸色比刚刚还难看,两眼凶得简直泛绿光,吓得白泽一抖。

“别、别生气嘛…!有话好好说啊鬼灯君。”

 

气氛火热而尴尬,鬼灯皱着眉头,仔仔细细地观察着白泽的新扮相。

他的头发比平时长了一点,脸上还有着淡红的妆容,旗袍下的身子纤细,胸部平平,小高领遮住了喉结。这幅模样,估计是刚才施了个法,摇身一变,倒是像极了中国古代的狐狸精。

不过白泽穿成女人的样子倒完全没有违和感,怎么也看不出来是男人装扮的。

但是…仍然确确实实是个男人——那根贴在鬼灯大腿上的东西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硬了起来,杠杠的。

 

鬼灯的心情仍然不太好,手伸到白泽裙子底下,一把握住了他那包东西:“淫兽,只会想这种淫乱的事。”

白泽被他粗暴地揉了两下,还被羞辱,也完全不生气,只觉得比平时来得刺激,嘴里却仍念叨着“温柔点啊倭人”。

“哦?我看你不是挺舒服么。”说着,鬼灯另一手准确地掐住了白泽胸前的凸起狠狠一拧…

“痛痛痛痛痛!”

“痛就别流那么多水了。”白泽的内裤也是现世流行的丁字裤,布料轻薄,鬼灯的手心已经被弄湿了些,“不要紧吗,神兽的精液泄在这种地方。”

“谁会那么快啊!”白泽吊着眼睛瞪了他一眼。

 

鬼灯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手指摸索进了后方的凹陷处,熟门熟路地插入了已经润滑过的软肉里。

“呜…”白泽咬着下唇低下了头,腿却主动地分得更开。

“噢噢,真是地道,连这边都弄得像女人了。”

白泽不死心地回嘴:“还不是为了方便你,跪下来感谢我吧。”

鬼灯没理他,指腹却更频繁有力地在甬道的敏感处点压、摩擦。白泽的身体他已经很熟悉了,这招是绝对的百试不爽。果然,没一会儿白泽就有些瘫软下来,眼睛也带了水汽,这才让鬼灯心情好了些。

 

“怎么样,想在这里弄出来吗。”

“怎…怎么可能…”

“可是已经这样了。”鬼灯若无其事地举起了手,食指和中指上粘连着丰富的透明汁液,不仅是润滑剂,还散发着白泽的味道…

“不要把手拿上来啊白痴!!”白泽红着脸扣住他的手腕又塞回了老地方…

 

“所以到底想不想射啊白豚,想的话就快点求我吧。”

“啊啊啊啰嗦…随便啦!”白泽一边用屁股迎合着鬼灯的手指,一边又皱了皱鼻子,很不屑似的。

鬼灯冷笑一声微微俯身,将白泽的耳垂连着耳坠叨在嘴里,用那小尖牙来回撕扯着:“嘴上说随便,身体倒是很诚实。”

“别说这种老套的台词!还有这句台词根本不是这样说的、呜…!”白泽突然地被鬼灯抱了起来,“太乱来了混蛋!”他一边缠住鬼灯的腰一边手忙脚乱地设了个结界。

“哈?这不就是你带我到这里的目的吗…”鬼灯的裤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火热的顶端抵住了那块松软的地方。

白泽被这触感弄得心痒难耐,扭了扭屁股。

 

“现在说,你是个淫乱的女人,想被我操。”鬼灯的嗓音还是冷冷清清。

白泽被他激怒地瞪他,下一秒却又被这句台词弄得浑身酥软了…想象了一下现在自己的模样,倒还真是… …

他别开了视线:“我是个…淫乱的女人,鬼灯大人操我吧…”

“说得不错说得不错。”

白泽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伸手狠狠扯住鬼灯的脸颊:“你倒是快点啊,是不是男人。”

“呵…”鬼灯一挺腰,粗长的部位全部陷进了白泽的身体,被热情的软肉紧紧缠住。

 

“嗯… …爽…”白泽搂紧了鬼灯,一脸迷醉。

“果然是淫兽。”鬼灯其实也舒服得头皮发麻,随即用力地冲撞起来。

他办事的方式其实很粗暴,好在硬件条件够好,只是直进直出也不遭人嫌弃。而且鬼灯还喜欢咬人,但是今天白泽上半身裹得紧紧的,扣子扣到了脖颈,让他一点没处下嘴。

他愤恨地在白泽脸上咬了两口之后终于占领了他的唇舌。

他们两个不太接吻,鬼灯粗暴的吮吸、舔咬让白泽简直想哭。

 

“唔…嗯… …松嘴…!”白泽无法躲避地被掠夺着。

和鬼灯打炮总是这样,爽得魂飞魄散又有点尖锐的痛,白泽就像染上毒品一样跟他搞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 …

 

最后两人还是不知廉耻地在车厢里高潮了。白泽靥足后心情很好,变回了正常的装扮,随着大波的人流下了电车,抓着鬼灯陪他去吃现世特产的垃圾食品。

“鬼灯君,怎么样,今天是不是感觉很特别~”白泽嚼着东西含糊不清地问道。

鬼灯回想了一下今天白泽的样子和射精时异常羞涩的表情,应付了一句“嘛,算是吧。”

“所以说啊,”白泽舔了舔嘴角,摆出大师传教的表情,“我们以后要多一点创意嘛,懂吗~”

“创意啊…”

“嗯嗯!”

“也就是说不同的play吗。”

“是是!”

“哦哦… …说起来,我最近收了一批不错的道具,下次一起用用看吧。”

“…诶?道、道具?…是什么样的…”

“总之我很中意你也一定会喜欢的。”

“别自说自话地下结论啊到底是什么样的!”

“感觉上应该和我随身带的那根可以配成一套…”

“喂喂喂不对吧!我说的不是这种啊蠢货!!”


被最后一格的小天使脸萌得喷了一口血!!!!!!!!一口血!!!!!!

科科笑:

第二張本來想做成個微博梗之類

無奈太不熟微博,搞半天決定放棄orz

图质比微博棒好多的赶脚!!超萌wwwwwww又看了一遍wwww

轻歌细语:

【进击/团兵】现趴/巨中/长条注意 情人节&元宵节 于是圆圆的(。)团兵 埃尔文老师肯定会陪着兵长一起写作业的放心(能好好写么